是小别

圈名写作笙别,念作小别
以下是自己吃的cp
是bl就bl,gb就gb,bg就bg

名柯all新/all柯
APHall耀
全职all叶
凹凸all金
银魂all神乐
火影all鸣
海贼all路
小排球all日向
小单车all坂
黑篮all黑子
RDJall铁
神夏all华
王者荣耀all李白
free男子游泳部all遥
宝石之国all磷
盗笔all邪
终结的炽天使all米
[主角受党] [博爱系][cp洁癖严重]
宝石之国天雷钻石组,除法斯受的cp
[一切cp不拆不逆][不接受ky]
文笔很粗糙,请多指教

【all法斯】投其所好(6)


拖后腿的联文!
ooc预警!
文笔幼稚注意!
托了好久啊😂
@你冰哥我就是喜欢十四松

   “看,亚历山大,这就是我们的新家了。”妇人高兴地揉揉身边孩子的头,一只手又指向不远处看起来略微简陋的木房。
    孩子抬起头,看了一眼,又把头低下了。
      妇人无奈叹气,只把行李从孩子怀里接了过来,拉着孩子的手,走向了小木房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你好,打扰了,我是从今天开始入住的房客,以后请多指教。”亚历山大的母亲向房东夫妇躹了个躬,房东太太也鞠躬回礼。
     房东先生挠了挠头,有些抱歉地说:“太太,虽然现在说有点晚了,但是这是件很重要的事,真是对不起。之前说了这里的房间随您使用,但是,在二楼的末尾那间房,是我儿子的卧室,可能不太方便供您使用了。”
     “啊,没事的。”亚历山大的母亲摆了摆手,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柔和。
    

     想不通,想不通,想不通!一向睿智的母亲怎么会做这样的决定!亚历山大坐在屋后的草坪上,内心的火气还未消去,想到这件事,他开始使劲地蹬脚泄愤。
     身后突然传出“吱”的声音,好像是有人打开了窗,亚历山大转了个身,闷着声音:“我现在不想吃饭,我还不饿。”
    说完,肚子很不配合的发出了抗议声。
    亚历山大一下子脸就红了,他只好又放了个身,好像十分不情愿的说:“如果你拜托我的话,我就去了……”
     他慢吞吞地转过头,“母亲”还没说出口,却见窗边是张没见过的,陌生的面庞,那人看了看他,用有些虚弱的声音提醒道:
    “践踏草坪是不好的行为哦……”
     “鬼啊啊啊啊啊!!!!”
     少年的声音被亚历山大地惨叫给盖了过去。
   
     
   

两个少年的初次见面,不禁惹人发笑。
 

  人在陌生的环境中,总是喜欢依赖最先接近自己的人。
    那时刚来到C市的法斯是这样,他选择依赖了帕帕拉恰。
     小时刚搬来的亚历山大也是这样,他选择,
      “依赖”了法斯。

【all法斯】投其所好(4)

ooc预警!和糕子的联文!评论见1-3链接
小•气到肺都炸掉•别
祝大家看文愉快,别理开头第二句,谢谢
@二氧化碳聚集体糕子

   露琪尔是个奇怪的人。
   法斯夹起便当中的一块鸡蛋卷放进嘴里慢慢咀嚼,开始思考起了这件事。
   和看起来阳光开朗的帕帕拉恰不一样,露琪尔给人的感觉十分成熟稳重,而且他很喜欢摆弄各种开起来繁琐的医疗器械。
   “感觉是个很难相处的人啊……”法斯将便当盒放到一旁,缓缓地向地面倒去。新的学校,新的生活,新的朋友,新的……开始,在那时候的法斯面前,一切都是新奇的。
   梦终将醒。
   法斯从床上坐了起来,眼眶有些红,揉着额头,嘶哑地哭喊着:“混蛋帕帕拉恰,明明都离开了!怎么又……会,来到我的梦中?”
   梦,终将醒。

【all法斯】social withdrawal

今天真的肾虚了😂
ooc!ooc!ooc!!!
垃圾文笔慎入!
小段子

  法斯法菲莱特是个不合群的人,这是他的朋友露琪尔给出的结论。
   因为法斯总是在不恰当的时候说出不恰当的话。

  “法斯,我喜欢你。”露琪尔背对法斯,脸上其实早就红成一片,但是他的声音依旧保持冷静。
   “啊?”法斯手里拿着刚开封的冰棍,愣在原地,“那我也喜欢你?”他的声音带着些不确定,脸上带着灿烂地微笑。
    露琪尔没有回过头,叹了口气,他听这语气就知道法斯那家伙应该没把这当回事,第114次告白,又泡了汤,想到这,露琪尔又走回去想第115次告白。
   法斯手上的冰棍因为炎热的天气已经化掉了,水一点点的流过他的手臂,他看着露琪尔远去的背影,嘴里嘀咕着:“……怎么又开我玩笑呢…明明这次我也很认真啊。”露琪尔没看到,法斯的明明都已经比他还要红了。

【all法斯】帕丁顿熊

这篇以后都以小段子的身份出现ho

ooc!ooc!ooc!!!
文笔辣鸡慎入!!!
今天刚看完《帕丁顿熊2》,真的太可爱了!
萌cry,强推电影
想嗑乔纳森小哥哥和帕丁顿的cp

  法斯法菲莱特是一只来自神秘耶鲁的果酱熊,因为它们这种熊类很喜欢吃果酱,又会做果酱,所以得到这个名字。
   这种熊类因为太过于聪明,所以被人类大量猎捕贩卖,直到现在,全世界的果酱熊不夸张的说应该也只剩下法斯这一只了。
   因为一次地震,法斯住的山洞坍塌了。法斯因为没有地方可以住,就乘着在那天从伦敦来耶鲁的船只,来到了伦敦,又在车站迷路的时候,被好心的金刚老师一行人收养,故事由此开始。

  “真不敢相信!这是我要住的地方吗?”法斯摘下头上的帽子,开心到几乎要跳了起来了!
   戴亚“噗呲”笑出了声,盯着眼前这只矮小可爱的熊类,答到:“当然了,法斯。”
   法斯挠了挠头,有些不太好意思,把玩着自己身上的毛,它现在这个样子就好像松鼠先生以前提到过的一种人:乡巴佬。
   金刚从戴亚身后走了出来,揉了揉法斯的头,熊毛的触感十分柔软,金刚想再揉一下,但是低下头,看着法斯正呆呆的看着他,把手收了回来。他轻咳了一声:“咳,法斯,以后就把这当做你的家吧。”
    “真的可以吗?”法斯高兴的快要跳了起来,波尔茨在座位上微微抬眼,不爽的“切”了一声,走过去把法斯抬了起来,“看着我的眼睛,以后这就是,你家了,知道吗?”
    法斯呆呆地点了点头,那双漂亮的眼睛微微瞪起,许久之后才“嗯”了一声,波尔茨将它放了下来,“噔噔噔”的走上了楼。

  法斯:“波尔茨,真是一个好人呢!”

【all法斯】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(上)

帕法cp,我需要圈内盘古!谢谢!!!
ooc!ooc!ooc!!!
帕/露友情向,请勿ky
帕♂法♀

  帕帕拉恰,是个贵族子弟,是个在圈内十分有名气的贵族子弟。
   出生于显赫的大家族,圈内风评很好,精通多种才艺,行为举止优雅,是个名副其实地绅士派贵族。
  

   “露琪尔,我想逃出去。”现在这位贵族圈的绅士,正在好友面前义正言辞地说着在别人听来十分胡闹地疯话。
    露琪尔翻了个白眼,继续摆弄手中的医疗器具,带有嘲讽意味地说:“听着,帕帕拉恰,我也很想逃出去,做一个医生,但是鉴于家族对我的‘关心’,我觉得很悬。而你?那就更不用说了,像你这样优秀的人,如果逃跑了,家族即使动用全部心力与财力,都会将你找到的。”
    帕帕拉恰皱着眉头,的确,他是家族耗费了大量财力和心血培养出来的继承人,家族是不会让他有任何闪失的。
    “当然,如果你想逃跑的话……”露琪尔停止了动作,严肃地转过头去看帕帕拉恰,“那要怎么样?”帕帕拉恰急切地想知道结果。
   “那你就要在夜晚逃去东边的帕布森林里面,如果运气好的话,我想你可以碰见生活在那里魔女。”露琪尔的表情和语气都十分真挚。
   “……露琪尔你不会是童话看多了吧……”帕帕拉恰满脸无奈,“呵,你爱信不信吧。”露琪尔冷笑了一声。

 

  

夜晚,帕帕拉恰趁着家人和仆人熟睡的时候,像他所计划的那样,从旧阁楼的窗户逃跑了,逃向了东边的森林,他想赌一赌。赌一赌是否能够见到露琪尔所说的那位魔女。

  东边的森林什么都没有,只有萧瑟的秋风和零零散散的落叶,帕帕拉恰不禁开始思考他来这是不是个错误了,没办法,只能继续向前走了。
   “看!少爷在那里!”是管家的声音!
    倒霉!怎么会那么快!帕帕拉恰想,他没有想到家族的人会严加看管到这种地步!
   小少爷失去了平时优雅模样,有些狼狈地开始逃跑,帕帕拉恰边跑着,边祈祷后面的队伍可以慢一些追来。
   “啪”小少爷拌了一跤,队伍慢慢逼近,帕帕拉恰看着靠近的火焰,绝望了起来。
   家族要将他囚禁起来了,他知道。
   他已经不想像个商品一样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,他想要摆脱,摆脱名为“命运”的枷锁!
   [如果运气好的话,我想你可以碰见东边森林的魔女。]脑海中飞速闪过露琪尔的话,帕帕拉恰的眼泪从眼角划下。
    “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!就快点出现啊!魔女!”帕帕拉恰嗓音嘶哑,他的视线已经被泪水模糊而看不清眼前了,他在祷告,在祈求,祈求魔女的出现,脚步声靠近,帕帕拉恰看到的只是老管家和他身后仆人那张丑恶的笑脸,内心被绝望所充斥。
   真是蠢爆了,怎么会相信魔女的存在呢?

   “嘿,人类,叫我有什么事吗?”帕帕拉恰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人,墨绿的发色与瞳色,身上穿着白色的里衣和黑色外套斗篷,那人坐着一把浮空的扫把,正打着哈欠,打量着这里的每一个人。
   他突然发现,原本步步逼近的管家和仆人都不动了,脸上还是刚刚的笑容,最终那人的目光定格在他身上,她坐着扫把靠近他,距离很近,帕帕拉恰都可以听到自己咚咚的心跳,脸一下子就红了。
   魔女笑着,对他说:“诶,是你在叫我吗?那么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?小先生?”
   帕帕拉恰咬紧嘴唇:“我希望你可以带我逃离这里!”
   魔女皱着眉退后了几步:“这个嘛……”她似乎在沉思,“怎么?你不是魔女吗?难道你做不到?”帕帕拉恰红着眼逼问。
   那位魔女眉头一下子舒展开了,她坏笑着回答:“当然,我当然可以做到了,小先生。”她将帕帕拉恰扔上了她的扫把上,“那么,这位乘客,请您抓紧了,‘魔女号’即将开动咯!”
    
   

【all法斯】投其所好

和糕子的联文
拉他后腿了
@二氧化碳聚集体糕子

上一章见链接

  喝醉酒后的人最不安生。这句话放在法斯法菲莱特身上并不见得,相反的,他比往日还要安静。
    旁边劲歌辣舞地男女并没有影响到熟睡中的他。
    法斯做了一个梦,在梦里,又见到了那个熟悉的他。

    在法斯初一的时候,他离开了老家,和父母来到了C城这个繁华的大都市。
   对于那时候的法斯来说,刚来到这个都市,一切都是陌生的。比如生活环境,比如邻居,又比如,即将面对的新同学。
  “……大家好,我是从A县转来的法斯法菲莱特……”法斯没有抬头看下面的同学,他害怕,害怕看到大家鄙夷地眼神,他害怕,害怕从别人眼中看到自己的与众不同。
   下面的同学们沉默了,老师也没有发声,法斯愣住了,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,手指把新买的裤子抓得更紧了,好像留下了折痕,但是法斯并没有在意,他只觉得自己快哭了,眼泪已经逼近眼眶了……
    “哐”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,法斯吃惊的转过头去看,憋住了呼吸。
   “诶,新同学吗?”那人慵懒地嗓音让耳朵很是舒服,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脸凑了过来,热热的气息喷到了法斯的脸上,他的脸“腾”的一下就变得绯红,眼泪都被逼了回去。
   “我叫法斯,法斯……法菲莱特。”法斯有些手忙脚乱。
   “法斯法菲莱特啊……”明明是很普通的名字,但是从那人的嘴里说出来,好像是十分华丽的,好像听到了他轻笑,他说:“你好,法斯,我是…帕帕拉恰。”
   

     抬头看,那人在笑,好像连太阳都没有那么的璀璨夺目。

【钻法】关于情人节再除夕的事


混更小段子
除夕要开心哦
文笔差
钻♂法♀,现实设定,学长学妹paro
本来说九点左右发,可是实在太困了

   “为什么今年情人节过完就是除夕了!”法斯法菲莱特躺在床上,打了几个滚,又小声地说:“这样那些虐狗的情侣不就可以直接见家长,然后结婚生子了吗……”
   不得不说怨气很大呢,法斯小姐【笑】
   这时候,法斯突然想起了自己暗恋的某位学长,戴亚,那个长相性格都十分对她口味的人。不过那位学长今年就要毕业出去了,一些学姐学妹们也想抓紧机会表白,情人节是最好不过的机会,一向不积极的法斯也在情人节的时候做起了她自己最不擅长的甜点,巧克力。
   但就算法斯有给戴亚学长做巧克力,放在他家门口的邮筒里。喜欢他的女孩子多了去了,做的巧克力也会有比她做的更好吃的……
   啊!法斯越想越烦躁,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,她披上外套,穿好鞋子,拿起放在桌上的钥匙,急急忙忙地冲出了门。
   现在法斯只想冲到戴亚的门口,在他毕业的最后一个学期,把自己的心意向他表白。
   法斯家离戴亚家并不近,再加上冬天裹得厚,体力不好的法斯跑到戴亚家特别费劲。
   法斯在戴亚门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在家的戴亚路过窗口前看到了法斯,看她很痛苦的样子,急急忙忙地下了楼,扶住法斯,焦急地问道:“没事吧,法斯。”
    诶?学长他,竟然知道她的名字?法斯有点呆住了。
   戴亚好像意识到自己说出了什么秘密,脸变得很红,闭着眼结结巴巴地喊道:“法…法斯学妹…我……我喜欢你!”
   诶!法斯脸变得比戴亚还红,变得说不出话来。
  

   #自己的心上人突然和自己表白了怎么办!急!在线等!#

【all法斯】男妓2

   其实不用明智秀一郎说法斯也知道,自己这个情况对于这个区的人来说是怎么样的,大家都是迫不得已为了生计才来到这里工作的,每天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,装作开心的样子,为的是让另一个人开心,分到多一点的薪水。可是就在这时候,大家都发现有个人,他不用整天赔笑,不用被拘束着,也可以在红灯区立足,就算自由自在,也可以有固定薪水,任谁被这样差别对待了,都是不开心的吧。
     于是有些人,选择把那个人孤立了,他们觉得很开心……
 
     法斯躺在自己的小床上,望着天花板,想到同行们羡慕的语气和嫉妒的目光,突然感叹了一句:“什么时候我才能去工作啊……”和大家一样的,可以不用被孤立的,那一份工作。

   距离想要工作这个想法,已经过去一个星期左右了,即使法斯再怎么想去工作,明智秀一郎再怎么想让他去工作,客人再怎么盼望他去工作,可是因为体质问题,再怎么样也不能莽撞行事。
    “那个…让我看看,洋葱、生菜、牛肉、沙拉酱……”法斯揉了揉脑袋,看着手里的清单,漫头黑线的全给念了出来,不得不说,今天要买的东西真是有够多的。
    法斯提着篮子,把要买的东西都放到了里面去,有点失重的感觉。
   付完款走出超市以后,看着今天天上那有些格外刺眼的太阳,让法斯觉得有点不想那么快回去了,经过再三考虑,于是决定绕远路走回去。
    法斯没怎么走过那条远路,因为明智秀一郎经常对他说,“大路有很多小混混,你又打不过,就必须得要小心点,知道吗?”
    平时法斯可能会很警惕,不过今天天气好,更何况今天周末,他想,小混混应该不上班了。
    一路下来走的还算顺利,没遇到什么不明人士,正当法斯以为可以松口气的时候,却在最后一个转角的小巷里,传出了一个恶狠狠地声音:“小子!你乖乖和我们走,我们吃香的喝辣的,自然也亏不了你!别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     不会吧?不会这么衰吧?!
     在凌乱前,法斯这么想到。

今天我好勤奋啊?!

【all法斯】男妓


     现世paro
     三流梗出没,三观不正预警!
     全员男生,除法斯外全员为1

    “再喝一杯嘛~就是这样!哇,好棒哦!”无人的小巷里传来令人脸红心跳地调笑声。
     这里是B市的红灯区,法斯皱眉捂着鼻子从一个个穿着暴露动作风骚的女人间穿过。
     他从小就生活在这里,尽管如此,他还是接受不了这股刺鼻的香水味。
    “哟,法斯,回来了。”伊洛尔倚在门口,一脸笑意。
    法斯叹了口气,把手里提的东西丢给了伊洛尔,懒洋洋地回了一句:“啊,我回来了……跑腿真是太累了,东西也好重啊。”
   伊洛尔失笑的掂量了一下手里的东西,也不算很重,刚想开口调侃法斯几句,却又想起了对方体质特殊这件事,把刚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。
    法斯是个特殊体质,太过用力的触碰身体的某个部位就会骨折,所以生活在红灯区的人给他取了个外号,“万碎爷”。只要他一经过,总会有人调侃“万碎爷来了!大家闪开啊!”大家就都笑着跑开了,只有当事人自己一脸莫名其妙。
    这是让法斯无法接客的原因,也是令主管明智捶胸顿足的事情。法斯的长相在男女 女票客里十分受欢迎,经常有女票客是为了看法斯来的,但在得知法斯无法接客的时候又失望的离开了。 这种事要只发生一两次还行,可它却是经常发生的,这就不免让明智抑郁了。这代表他明天都要对为法斯而来的客人说一句“不好意思,他只是个打杂的,不接客”。
     真是的。
    说到这里,还是要简单介绍一下B市红灯区的一些主要职业:
     主管,明智秀一郎
     公主,红灯区所有女性
     王子,红灯区部分男性
     男女支,为有特殊性癖的男客人提供特殊服务的男性【目前全都是“1”】

诈尸一波

【all法斯】关于我喜欢你这件事


1[露琪尔的场合]
     在宝石的国度里,大家都知道露琪尔医生有一个梦想,就是复活自己的旧友,帕帕拉恰,其实大家不知道露琪尔医生还有另一个梦想,那就是:和法斯法菲莱特在一起。
   关于实现这个愿望的计划,露琪尔已经想好了:
     首先,自己的职位是最占据有利位置的,对于硬度只有3.5却又爱四处乱跑的法斯来说,与他常年相伴的,大概就是医务室了。
    其次,露琪尔是里面唯一的医生,有个成语叫日久生情,所以他和法斯相处时间长了,法斯喜欢上他也是不可避免的呢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
     当路过的法斯看到露琪尔一脸痴傻笑的时候,他不禁担忧了起来:
     完了!自己一天到晚老受伤,和这个傻子庸医接触多了,不会自己也变傻吧!

   只是后来的露琪尔才发现,法斯成为了最少进出医务室的人,也成为了改变最大的人。

2[普特蓓丽露的场合]
    普特是一个设计师,这是众所周知的。
    普特对设计方面的狂热,也是让大家瑟瑟发抖的。
    普特喜欢找宝石做模特,一站就要站很久那种,所以大家对他是有多远,躲多远。
    钻石是个可爱的孩子,天生的模特,普特也想请钻石来当模特,可是被拒绝了,因为钻石是有工作的,不可能那么闲。
    可是法斯不一样,他没有任何工作,他经常给普特做模特,他有各种各样生动的表情,会提出有用的建议,会和普特一起画设计图……
     总之就是不一样!
    

     “今天想做新制服了……谁来当我的模特啊?黄钻石?露琪尔?翡翠课长?”突然脑中浮现出一个笑着的面庞,“……唔,果然还是法斯好了!”今天的普特蓓丽璐也用手点着嘴唇,在说出那个名字后,露出了微笑。


   可是,后来的法斯,再也不需要任何的制服,也没有了当模特的时间,也永远不会拥有生活的表情了。

3[钻石的场合]
    “呐,法斯,我想到月亮上去,去一个没有波尔茨的地方。”钻石微笑着,对身后的孩子这样说。
     呐,法斯,我想到一个没有波尔茨的地方……
    就只有我们两个人,不需要露琪尔!不需要帕帕拉恰!不需要黄钻石!不需要辰砂!不需要安特库!更不需要老师!大家统统都不需要!你依靠我就好了!
   法斯,我们走吧,一起去到月亮上吧,被月人做成雕像也好,饰品也罢,和你在一起就好了……
    两个人一起,被放到一个容器里,不是很好吗?
   法斯,我爱你……
   耀眼的钻石嘴角扬起了微笑。
   呐,那你爱我吗?



就只写了这么点,先发上来好le